注册

工作再忙也不忘家人

时间:2015-04-02 编辑:浙江卫视直播在线观看网  推荐:奇妙频道

黄玲不仅是一个身兼多职的学者,还是一个妻子和一个孩子的母亲,她平常的工作除了上课、备课,编辑部的组稿、编校,还要出差开会和进行田野调查,做研究需要大量时间读书、思考和写作。工作固然重要,但作为妻子和母亲,家庭责任也是义不容辞的。不管工作如何忙碌,黄玲每天总会留出时间来料理家务、照顾家人,因为做好这些,她才感觉踏实,才能更专注地投入工作。只要有空闲,她都会翻翻书或者处理手头的稿件,绝不浪费时间。如何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做到平衡,黄玲的做法是“把家务劳动当放松和锻炼,心态好,自然不会觉得累,这样家人也能感受到你的用心、体谅你的辛苦”。这些年丈夫的支持和孩子的理解,让她十分感动,尤其是她的母亲。虽然“三·八”节已过,但黄玲博士想对她的妈妈说一声:“妈妈,我爱您。”

她是一位女博士

初见黄玲博士,身材苗条的她,脸上挂着微笑,透着自信与乐观。出生于1975年的她有着许多让人羡慕的光环:百色学院副教授,学报编辑部主任,陕西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文学博士,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人类学博士后。主持国家级项目1项,省部级项目3项。

“少年时候受家庭的影响,让我走上今天的文学研究之路。”自小就喜欢文学的黄玲,在父亲的引导下,小学三年级前就读完了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五年级读完了金庸、梁羽生和古龙的所有武侠小说;到了中学,就开始阅读外国名著。大量的阅读让她积累了扎实的文学基础。早在初二的时候,黄玲就在湖北的一家青少年期刊《少年世界》上发表了一首小诗《爷爷的大蒲扇》,而就是那次的发表点燃了她写作的梦想。

做科研完全凭兴趣爱好

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硕士方向是西方文学、博士方向为东方文学、现在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做博士后研究的是文化人类学……在别人看来黄玲总是很跳跃,不专一,但她却说:“我做科研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

在读博期间,为做好“中越跨境民族文学比较研究”的博士论文,她申请教育部的博士生创新项目到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和东方文学研究中心学习,每天清晨五点多就赶地铁到学校上课,常常以地铁门的玻璃为镜子来练习越南语发言口型,甚至自己花钱到中越边境去做田野调查。黄玲的博士导师李强教授针对她原来研究的是西方文学,便要求她读中国古代经典补课,增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与体会,为她的后续研究打下坚实基础。通过刻苦的学习,让她在博士毕业答辩中论文获得了优秀。现在黄玲做的跨境民族文学比较研究,需要的人类学理论,之前的西方历史、文化、哲学方面的积累也得到了激活,与中国传统文化与民族文化形成了对应和互视。

民族文化的挖掘者

在对中越边境地区的调查中,黄玲对民族传统文化在地方民众心中的温度和力量多有感触。调查中,这些老百姓无论是讲述神话、表演戏剧、对唱山歌,都带着一种投入和专注,而且是全村庄、全社区都参与,那种对传统文化的尊重与守护,处处体现着他们对家园的爱护。这种朴素的情感深深感动着作为一名文学学者的黄玲。但也有一些地方,因年轻人外出打工,传统的歌谣没人吟唱,传统仪式也不再举办,而越南方面却将这些作为自己的文化遗产到联合国申报世界遗产。因此,作为一个学者,记录、挖掘和传承这些潜隐在生活底层的民族文化迫在眉睫。

“感觉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感于调查中的感触,黄玲感觉到的是一种迫切的责任感,她表示将在今年内加快专著《跨越中的文学边界:中越跨境民族文学比较研究》的出版。

“今年或明年找机会到越南去做一段时间的田野调查,因为目前学者的研究更多在于文献和文本,而文学是存在于生活中的,在越南民间还有很多活态传承的中国民族文化的元素,对跨境民族文化遗产的实践与传承进行田野调查和实证研究,有助于我们从文化的深层发现中越之间多民族文化的交流与共生。”谈起将来的计划,黄玲感到自己的肩上承载着更多的责任和使命。

“我做文学研究全凭兴趣爱好”

□本报记者李海雁

“中国是个多元文化的集合体,世界文化也是多样性的构成。我是个壮族孩子,选择并从事中越文化比较研究,让我经历了一个‘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做什么’的寻找和发现过程。比较文学与人类学的学科训练让我在思维上形成了比较视域与反思精神,在思考与研究的过程中对自己民族文化的体认进一步深化,对中国多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多了一份使命感和担当意识。”文学博士、人类学博士后,百色学院副教授、学报编辑部主任黄玲如是说。作为在文学研究上颇有建树、新时代百色本土文艺女性的代表,她又有什么故事呢?

微信热转
我爱分享
 
版权声明【 工作再忙也不忘家人】除注明原创外,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浙江卫视直播在线观看网无关,财经资讯仅供参考,投资需谨慎,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拥有,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