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果相见不会太晚

时间:2016-01-06 编辑:浙江卫视直播在线观看网  推荐:奇妙频道

如果相见不会太晚

一、老多其人

认识老多的时候,我是某品牌化妆品的销售商,老多是这家化妆品企业的区域经理,隔三差五会来做员工培训和活动支持。

有天我边接电话边走路,行至店门口时,一脚踏空,脸面朝前狠狠跌了一跤,当时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痛得眼泪直流,很是狼狈。正当我挣扎着想站起来时,一双男人的手伸了过来。他就是老多,三十多岁的年龄,瘦高个子,五官端正,温和中透着点书卷气,展颜一笑一口优雅的白牙。除此之外,平常得让人再无处称道。可这样的男人,说起营销之道来,就像是一颗老树突然长满了新芽,就在那一刻,他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是迷人的。

老多的体贴从不张扬。一份早餐,一杯茶,淡淡如水,带着寻常男人惯常的周到和细心。老多的家在北方,家里有双亲和老实本分的妻子,还有一个读小学的儿子,在那里,他和她有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一套宽畅漂亮的房子,一辆中档私家车。

妻子儿子房子车子都有了,小家的日子算得上幸福,想来寻常人家的人生所求也不过如此,不好好享受天伦之乐,还跑出来瞎折腾干吗?有次闲聊,我曾笑着问老多这个问题,他沉默一刻,说,一言难尽啊。说完叹气。我向来不爱刺探别人的隐私,他不想说,我便知趣打住,再不问。

二、我和老多不可能有故事发生

我也有一个相知多年的初恋情人冬,我与他同居多年了,我们一直在努力买房子,等凑够首付,房子到手,就准备领证结婚。

大学毕业后冬回到市里当了公务员,后挂职锻炼到其他城市,我亦追随冬留了下来。这些年,我们彼此相依已成习惯,这种习惯就像是左手握右手,像寻常日子里的一日三餐有时并不完全是因为饥饿,而是必需的程序。就连我们的性生活都很程序化,每周固定两次,不 再是为了爱,更谈不上激情,好像纯粹是为了生理。

冬有他的社交圈,应酬 、聚会 、喝酒等,他希望我能参与其中,而我喜欢简单的二人世界。我们都试图说服对方未果,于是放任彼此。

但是,我从未想过会离开冬。所以,我和老多不可能有故事发生。

老多刚来A市,没有多少朋友。

我亦是独往独来,故此我们经常一起下班 、吃饭,偶尔老多也陪我逛逛商店。因为没有额外的想法,和老多在一起很舒服,不必矫情虚假,更不必担心形象。

周末老多会去骑行,他说,骑行是最好的活动。而我觉得用身体的疲乏换取心灵的愉悦,亦是件快乐的事。通常,我会陪着同往。偶尔我会落后很远,老多隔一会便会转过身来笑着等我,我一跟上,他便一闪没影了。我们就这样在蓝天白云碧草的包裹中,悠然自得地享受着生命中的美好,两不相扰。

骑行结束,会选一家小餐馆吃饭,AA制。有时,也会买菜回去自己做。老多租住的家干净明亮,他的厨艺非常了得,做出的菜色香味俱全,很好吃,是个难得的好男人。

三、离愁

分别的日子我和冬只能网恋,但这似乎也是奢侈的,冬常常没说上两句话便有事急急下线,或者干脆给我留言:青青,我很好,就是忙,这一年是关键时刻,等熬过了这年,我就成功了,到那时,我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想你,多保重。

冬始终觉得,要混出点人样再娶我,总想着有天飞黄腾达后我就不用那么辛苦工作。他说,男人是树,是让女人靠的。我就喜欢他这点:有责任和担当。

有时打他电话,也总是忙:在开会呢,一会给你电话啊。而当他想起给我来电话时,往往已是夜深人静时分,我早已睡意矇眬,想说的话,早跑到西班牙去了。偶尔他想我了,会回来个一天两天的,搂着我说想我之类肉麻的话,等我留恋他怀抱的温度时,却又走了。

每次送他出门,我总是惆怅,我是个没有爱情,生活就失去意义的女人,这样总是分离的日子,很煎熬。我倒不向往冬说的那种富贵生活,只要他陪在我身边,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亦是快乐的。这样仅靠网络维系的感情,没有温度,没有气息,内心空虚着呢。

四、相遇太晚

跟老多谈起冬,老多慢慢喝着茶用心听,然后说:冬不容易的,你要体谅他。沉默片刻,对我说起他的家庭。

老多上大学时,父母的身体都不好,他曾有过休学的念头,是母亲朋友的女儿秀来学校照顾他,他才得以完成学业的。秀是个贤惠懂事的好女孩,与老多又自小相熟,两位老人便有意让秀做儿媳妇,没有任何的波澜,大学毕业后,老多便顺理成章地与秀结婚了。后来有了儿子,一切都幸福得让人羡慕,只是老多跟念书不多的秀甚少言谈,常常是夫妻相对无言的尴尬场面。

我突然想起老多说的一言难尽,恍然明白,每个人心里都有不为人知的结,或许是命中注定的。老多是个比较传统顾家的男人,隔上一月会给家里寄上一些钱,有时也会叫我帮秀挑点女人的衣服和孩子的东西,他也陪我去给冬买礼物。有天在老多的家,我喝多了,醉在老多的怀里沉沉睡去,醒来时已是黎明时分,老多就这样抱着我一个晚上。我感动之余也挺不好意思的,说怎么不叫醒我呢,老多笑着说,你睡得像个猪,摇都摇不醒。说完打着呵欠说好困啊,倒床便睡着了。我收拾完昨晚的残局回来,坐在床边看着他熟睡的脸,突然有俯身亲他的冲动,却没有。这么好的男人,可惜太晚遇上,他不属于我。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五、边缘爱情

我对冬的忙不那么介意了,有时连Q也懒得上。更多的时候会去老多那喝茶,拼吃,听歌,或者听老多眉飞色舞地跟我侃北方老家的趣事以及他自己的糗事。老多说有一次朋友请吃鱼生,配上芥末,他当时不懂芥末是个什么东西,夹起就往嘴里送,结果被辣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引来朋友们一顿爆笑,糗态百出。他说得一本正经,我忍不住大笑,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然后老多才笑,他的笑阳光爽朗,让人着迷。

某夜饭后无事,我在家里搞卫生,擦玻璃时不小心被掉下的玻璃划伤大腿,顿时鲜血直流,无助的我哭了起来,我想冬,于是拨通了他的手机。然而,关键时刻,这该死的手机一直占线,我立即想到老多。

老多匆匆赶来,为我做了简单的包扎后,抱起我就往楼下冲。由于我住的地方有点偏,又是夜晚,街上的的士很少,老多最终也没能拦到车,只好抱着我往最近的医院奔去。我紧贴着老多的胸口,听着他沉重艰难的呼吸,听着他“忍下啊,就到了”的安慰,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泪水瞬间浸透他的衣衫。

在医院,医生为我做了清创处理,伤口缝合手术,然后开了些药,嘱咐我们回家后不要碰水,少走动。

回家后,老多怕我行动不便,便每天过来烧饭炖汤伺候茶水,然后我们一起吃饭,饭后会为我削一只苹果,看着我慢慢吃下。老多的体贴入微,及我的心安理得,让我时常陷入一种错觉之中,仿若是之前和冬的日子,这样想时,霎时脸红,心跳加速。当老多再次为我递汤送茶时,竟下意识躲避,老多抬头看我,说现在天气炎热,你不能多走动,会感染。目光中满是爱怜,两人目光相遇,我慌乱避开,他也忙低头。

六、男人的泪水

至伤愈,我才电话告知了冬我的这次劫难,冬很是歉疚,说你怎么不告诉我呢,现在怎样了,痛不?要不我明天回去?我说现在已经好了,你忙就不用回来了。想着只想对冬大倒一番苦水而已,临了却变成了最简单的日常问候。我问自己,为什么我曾经那么爱冬,曾经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对冬倾心倾肺,现在却时常无话可说?是距离吗?都说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是夫,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必须承认,这么遥远的距离有时会让爱情和关怀变得模糊,变得苍白无力。或许还因为别的……冬说,青青,我要回去看看你才放心的,过两天是周末了,我一定回去。老多知道冬要回来,特意将我的屋子打扫了一遍,还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全是我爱吃的素炖南瓜 、水煮酸菜鱼等。老多说,以后有冬照顾你,我就不用天天来了,然后笑,可我分明看见他笑里隐藏的苦。

握一杯淡紫色的红酒,我说,

老多,说感谢太薄,千言万语都在酒里,来,干杯!说完与老多一饮而尽。这顿饭吃得很是沉闷,我们心里什么都想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我喝得两颊绯红,头重脚轻,老多更是喝得不少。他目光迷离,无限爱意地望着我,眼里有无以言说的忧伤。我看着他,百感交集,泪水簌簌而下,许久没有这种心痛的感觉了。老多走过来,轻轻抱住了我,吻我脸上的泪水,我们就这样长久地拥抱着。

有清凉的泪掉落在我的颈上,一滴又一滴,那是老多的泪水,此生,为我流泪的男人,老多是第一个。

七、以爱的名义离开

冬回家的几天,并没有多少时间陪我,他的事,永远的多。而这期间,老多也把老婆孩子接了过来。

秀果然是贤惠体贴的女子,低眉顺眼,刚来就把老多的家整理得干净整洁,看老多的眼神充满爱意和崇拜。他们带孩子上超市,去餐馆,用家乡话热烈地交谈,看上去,和谐美满其乐融融。

我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苦不堪言。原本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老多有家,我有冬。我一直怀疑冬是否爱我,终于知道,男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这个世界,爱很好,却很少,所以,能够组建一个家庭,已是千难万难,谁也没有理由和资格随意破坏它,即使是用爱情这个美丽的借口。

我决定去冬的城市陪冬。我把店铺盘了出去,决心再不见老多。

老多发疯一样四处找我,拨打我的电话,我概不接听。走的那天,我刚到楼下,靠在墙角的老多拦下了我。几天不见,他已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面容憔悴双目红肿,目光里有很深的绝望,他双手搭在我的肩上,说,别走好吗?我离不开你。我握住老多的手,轻声说,好好爱你的家,而我也将有我的家。

老多听了,一时哑言,我将他的双手放在心口上,说,你在这里,永远!老多没有说话,紧紧拥抱了我,我想,一切都逃不过命运安排,他是已经明白了。

不敢留恋他的怀抱,我怕我在他的怀里起不来,我推开了他,转身,决绝地,义无反顾地大步离开了。

微信热转
我爱分享
 
版权声明【如果相见不会太晚】除注明原创外,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浙江卫视直播在线观看网无关,财经资讯仅供参考,投资需谨慎,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拥有,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