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外卖送餐员高薪背后的尴尬 潜在隐患大

时间:2016-05-11 编辑:浙江卫视直播在线观看网  推荐:奇妙频道

每天运送着各类美味,却从未按时吃过饭;一个月仅有三天假期,蒙头睡一觉就是最好的休闲;水涨船高的房租将他们的居住地越推越远;不断从严的要求更让他们苦不堪言……看似拿着高薪的外卖送餐员其生存现状反映着外卖O2O尴尬的处境,百度外卖、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竞争升级,监管部门的监管收严,最终都转嫁到了最底层的送餐员身上。不少送餐员已有辞职的打算,若不能做出改变,千里之堤将溃于蚁穴。

“帽子”分高低

每到傍晚,簋街霓虹灯闪烁,每家饭馆门口都坐满等位的食客,在嘈杂的吆喝声中嗑着瓜子。簋街的最西端,几辆不同颜色的外卖车停成一排,有的小哥戴着耳机,随着音乐的旋律哼唱;有的大叔点燃一根烟,与旁边的人攀谈;还有的抓了一把瓜子,斜靠着电动车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傍晚的等餐期间是送餐员一天工作当中最惬意的时光。

网络上,饿了么、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还在为“谁是一哥”的问题争论不休,而在送餐员的群体中却早有分晓。美团外卖的送餐小哥指了指自己和旁边几个送餐员说:“谁好谁坏从帽子上就能分出高低。我们戴的是摩托车头盔,百度戴的是滑旱冰的头盔,饿了么戴的是鸭舌帽。”

尽管“帽子”不能当做评判标准,却恰好与送餐员们的感触相同。美团外卖送餐小哥透露,目前美团外卖的提成最高,如果一旦开始招人,百度外卖的送餐员都会跳槽过来。对此,在一旁抽烟的饿了么送餐大叔并没有反对,“饿了么一个月能跑400单左右,不如他们多,奖励的阶梯标准也不如他们。但是饿了么分全职和兼职,比较灵活”。

工资收入高

送餐员王帅(化名)加入美团外卖仅一个月。在家里亲戚的怂恿下,王帅和几个朋友从数百公里外的家乡来到北京。在成为送餐员前,王帅做过房地产中介、销售代表等工作,最终选择送餐员的原因是“挣得多”。王帅为北京商报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我们每个月有底薪,按单量算提成,200单每单两元,400单每单3元,单量越高倍数就越高。有工作时间长的前辈,一个月能赚七八千”。

根据公司要求,每天早晨9点30分,需要在指定地点集合“开早会”,十几个统一着装的送餐员每人推着一辆电动车,整齐地站成一排,场面非常壮观。王帅介绍,自己从头到脚的装备都是公司发的,要求每个送餐员整齐划一,“这就是企业文化”。

工作负荷强

饿了么送餐大叔坦言,自己曾是全职送餐员,最近因为身体原因转成了兼职。“过去每天要工作13个小时,也没有节假日,我之前得过病,身体一直不太好,现在转成兼职后,只在午饭和晚饭期间接受派单,其他时间自由接单。尽管工资比全职要低,却可以利用空余时间做一份别的差事。”

与白领典型的“朝九晚五”作息时间不同,蓝领群体因自身的工作性质不同,他们的工作时间更具特殊性,普遍存在“加班”或“倒班”现象,甚至“自愿加班”的现象。据58同城调查数据显示,仅13%的蓝领可正常享受双休不加班,超20%的蓝领每周加班10-20小时,每周加班0-10小时蓝领近30%,每周加班0-20小时的蓝领近40%,值得注意的是,每周加班超过30小时的超过两成,高达21.3%,更有3.5%的蓝领透露每周加班超60小时,如果按一周工作7天算,平均每天工作时间达到18小时、加班近10小时。

58同城招聘负责人刘侃表示,外卖送餐员如此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及超长工作时间,对于身体的伤害非常大,极易引发“过劳死”及其他身体健康问题,他们急需加强健康意识;从企业的角度出发,更要有关爱员工的意识。

“中午是送餐最忙碌的时段,根本没有吃饭的时间,只能随便吃一点快餐,有时候饭还没端上来就有新的单子了。晚上收工了会吃点好的。”王帅喝完最后一口面汤,起身结了账。5月以来,他还没有按时吃过饭。

东城区海运仓附近的一家小饭馆是外卖送餐员的聚集点之一。每到夜里九十点钟,一辆辆印有品牌LOGO的电动车便停在门口,无论衣服是蓝色、黄色还是红色,都能围坐在一张桌子上,点几样小菜,偶尔还要小酌几杯来缓解一天的疲惫。

罚款负担重

谈到工资问题,饿了么送餐大叔掐灭了烟头,语气显得有些激动。“我都快干不下去了,‘3·15’被曝光以后,饿了么的处罚标准越来越严。送餐超时被举报罚50元,如果顾客非常不满意,产生了纠纷,要罚500元。在午餐期间,往往一派就是六七单,超时是常有的事,只能和用户沟通,提前确认送达,有的用户不同意,只要他们投诉我们就要被罚款。不光饿了么如此,你去问问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没超时过的。”

“3·15”晚会的曝光让外卖平台的监管一切从严,饿了么提出7项举措保证送餐服务质量和安全,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也没能幸免,纷纷立下军令状,而这一压力在层层转移下最终还是落在了送餐员身上。有数据显示,2015年有接近半数的蓝领有辞职打算,薪金长期零增长甚至降薪是引发辞职的主要原因。

潜在隐患大

在被BAT纷纷加注的外卖O2O中,送餐员是企业与用户直接接触的群体,他们的素质、规范化管理以及生存状态与企业发展息息相关。在O2O发展的新阶段下,蓝领员工也不再只满足于较为优厚的工资,正式员工的保障、合理的休息时间和有尊严的对待是送餐员提出的新需求。底层员工的尴尬处境或将直接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对企业长期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先一步走上正轨的电商同样需要庞大的物流团队,也曾经过顶层与底层严重不匹配的草莽期。京东曾提出投资100亿元建物流系统,在快递员身上的投入也不菲。据了解,京东支付给快递员的工资在1万元以上,且将快递员摆在重要位置。在业内看来,正是这一底层劳动群体支撑着电商企业的快速发展,带动了整体流通效率的提升。

从调查结果来看,庞大的外卖企业在基层已出现了裂痕,业内人士认为,增加关怀、给予适当的福利是避免千里之堤垮塌的良方。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鏖战日趋激烈,最先博得送餐员支持的企业将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微信热转
我爱分享
 
版权声明【外卖送餐员高薪背后的尴尬 潜在隐患大】除注明原创外,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浙江卫视直播在线观看网无关,财经资讯仅供参考,投资需谨慎,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拥有,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